【yabo-首页 catricotinee.com】探秘天下未解之谜 分享全球奇闻趣事

手机版 - 繁体中文 - 今天是

yabo|我放出诱饵,让婆婆情敌母子自掘坟墓

发布时间:2020-10-13 04:49:02来源:yabo-首页编辑:yabo-首页阅读: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闻趣事 > 手机阅读

嗨,这是左左家的宅斗连载中《叛月记》,本节结尾没悬念,可以当个独立国家故事来看。前情总结:1.斗不过小妖精,我给老公去找了朵新的白莲2.正妻秘藏着的致胜法宝3.我和女儿唱双簧,老公新宠气的七窍生烟4.将计就计,让诬陷女儿的毒妇自食恶果5.堕入一场精心布置的陷阱6.向正妻泼脏水,心机恶女的反间计曝光了7.娶富二代前,我临死前杀掉后患8.婚后第二天,婆婆要老公证明我的贞洁9.毒妇栽赃诬陷,我抢到锐利爪牙01冯天宇回去那日,到家已是黄昏,下起大雪,苍茫一片。叛月车站在廊下候着,远远地看著他回头过来。冯天宇戴着黑色的斗篷,健步回头在风雪里,一张脸俊逸清朗、刚毅冷静。

看见叛月翘首盼望的样子,他心里一变暖,缓回头几步踏了妻子的手,难过地说道:“这么冻的天,车站在风口,小心冻着!”丫鬟采梅在一旁说道:“大少爷,自从你写信说道今日回去,少奶奶从早于等到现在,知道狠狠了多少冷,可真真是望眼欲穿。”叛月嗔怪道:“这丫头,多嘴多舌的!”冯天宇笑意盈盈:“一点儿都不多嘴,采梅要不说道,我怎么告诉夫人对我的深情!”两个人一旁说道大笑,一旁入了院子。

冯天宇找出斗篷车顶着叛月,自己终究堕了一身雪。02房里间早生了火盆,暖意融融。叛月忙活着掸去夫君身上的雪,小声责怪着:“这次,怎么去这么久……整整十八天!”冯天宇温言道:“出门在外,身不由己。这次遇上一些棘手的事,想起你,我也是归心似箭。

”“这次回去,年前会再行过来了吧?”叛月担忧地问。冯天宇换回了干爽的衣服,舒舒服服地在火盆前椅子,一副享用的表情:“嗯,不去了,放心陪着你。一家人在一起,父母妻儿常伴,才是最差的日子。

”叛月心里一辣,说什么地说道:“哪儿来的儿?尽胡说!”冯天宇外侧过身,把叛月拥在怀里,手放到她的小腹处:“说不定啊,今夜就来了!”叛月言红了脸,作势要挣开冯天宇的深爱,却被他牢牢地筒着,倒下,不得已不了了之。冯天宇轻轻地把下巴拢在叛月如云的发髻上,叛月的纹路间有淡淡的桂花香味,他陶醉般闭上了眼睛,沉浸于在颠沛流落后的温馨爱情里。

03温存片刻,冯天宇问袭月:“我不在家的日子,你可就让?母亲……是不是不解你?”叛月嫣然一笑:“没,我和婆母,现在挺好的……前天,她还送一匹料子,让我做到冬装呢。”冯天宇惊喜不已:“知道……怪不得,我刚去给母亲磕头,她竟然挟着让我急忙回房。我就告诉,没有人不会不讨厌你。

yabo

说道说道,你是怎么让她改变的?”叛月之后一五一十地说道了冯天佑喝醉后言语唐突她、又被婆婆韩荣亲眼目睹的事。冯天宇就越听得脸色就越凝重:“这混合小子,感叹本性难移……去年,他强要了房里的一个丫鬟,稍那姑娘性子耿直,投井自尽了。为着这事,父亲拼命责罚了他,竟然还不知悔改!”叛月心一惊,没想到这个冯天佑,竟然如此致使。冯天宇看见叛月脸上惊悸的神色,之后握紧她的手安抚道:“别担心,去找个机会,我自会教训他……这小子色厉内荏,欺软怕硬,就是个草包。

下次,如果他再敢对你不孝,只管大嘴巴放他!”叛月完全恢复如常,对冯天宇相亲说道:“嗯,有你在,我以定会让人捉弄了去!”04想着到了旧历年底,冯家开始忙着过年,院子里张灯结彩,一派喜气。腊月二十三那天晚上,叛月和冯天宇整天完了家里祭灶的事,回房离去完,之后要做爱休息。就在这时,叛月忽然听见一阵呜咽声。

她以为自己听错了,半信半疑关上窗子,却一下子听得感慨了。有人在院里抽泣,不时夹扎着一阵压迫不了的“呜呜”声。

冬夜天寒,各房都睡得早于,院内较少人休息。万籁宁静中,这哭声变得高耸而感慨。床边坐着的冯天宇也听见了,他回头过来,和叛月对视一眼,两个人默契地走进屋门查阅。

院子一角的小花坛边,隐约蜷缩着一个人,于是以躺在寒风里,呜呜咽咽哭得甚是悲惨。他们俩悄悄地回头过去,直到跑到那人跟前,才借着院内灯笼黯淡的光认出来,是叛月房里的丫鬟采菊。

叛月柔声喊出:“采菊,你怎么了?”采菊猛地抱住头,看到冯天宇和叛月车站在面前,之后艰苦地爬起来,想要拚命忍住呜咽声。但明晰又不禁,两个肩膀一耸一耸,身体里或许蕴含着极大的悲痛。05外面太冷,不便久。

yabo网址

叛月把她叫回房,一眼问话。一问不打紧,听得完了事情的原委,她和冯天宇都被气得真是话来。

原本,今天晚上冯家祭灶,各房都为首了丫鬟拜托。完了事后,采菊去二姨太院里送来东西,被冯天佑强拉到房里,意欲讫告发。听见有脚步声回头过来,冯天佑才被迫放松她。

来人正是二姨太杨芸熙,杨芸熙看见采菊衣衫不整的样子,不问原委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,边打边大骂:“哪儿来的狐媚子,上门调戏人,谁调教的……看我不返了太太,把你买到寻春楼去……”采菊是叛月房里一顶一的标致丫头,早已在外面许了人家,来年秋天就要放出去成亲的。她无奈巴巴可怜兮兮地说道:“二少爷……之前早已纠结过奴婢好多次,奴婢觉得是害怕……二姨太她……”说道着,又大哭了一起。

06叛月叹口气,恳求她道:“二姨娘也就是过过嘴瘾,上次我对她不客气,她让你给我捎话呢……安心,这事二少爷理亏在再行,她不肯把事情闹得大!”冯天宇脸色铁青,一拳头扔在墙上:“真是是欺人太甚……这个混账,去年就祸了一个姑娘,现在又故伎重演……我去找父亲去!”叛月一把推开她:“且慢!”冯天宇为难地看著叛月,叛月仰视着他说道:“夫君现在去,单凭采菊的一面之词,以二弟和二姨娘的品性,不仅会否认,还不会反咬一口,说道是采菊调戏他。”“那怎么办?就职他胡作非为。上次对你不孝我还没找他闹,这次又捉弄你房里的人,我不须出有了这口气!”冯天宇气急。

“当然无法这么善罢甘休,任人捉弄了去……气是要出的,但不是现在!”叛月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。听完,她把采菊叫到一旁,如此这般地一眼交代。

采菊听得完了,屈膝跪在:“谢谢大少奶奶作主,奴婢都听得您的!”采菊回头后,屋里又只剩了冯天宇和叛月。冯天宇这会儿情绪恶化了许多,他含情脉脉地看著叛月,无厘头道:“我的小军师,你排兵布阵,可得我能老大上整天的?”叛月抿嘴笑:“当然,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你就是我的东风!”07年三十那晚,冯府阖家一家人,补了喜乐的酒席。叛月带着采菊和采梅两个丫鬟设宴。

一家人团团围坐,男人和女眷各一桌。冯光耀躺在主位,下首依序是他的两个弟弟以及冯天宇、冯天佑、冯天鹤三个儿子。

女眷这边,大太太韩荣带着几房姨太太、儿媳叛月、冯清珊冯清盈两个姑娘躺在一起。叛月身后车站着丫鬟采梅,她把采菊去找去男桌服侍冯天宇了。冯天宇的座位,和冯天佑紧靠。

yabo

于是,冯天佑的目光,不了地往采菊身上瞄,而采菊低眉顺眼,假装看不到。酒席相似尾声,冯天宇一起喝酒时,一个上前,不小心把酒洒在了采菊的衣服上。冯天宇见状,对采菊说道:“你别车站这儿了,碍手碍脚的……去少奶奶那儿吧!”08采菊过去后,叛月看她衣服湿漉漉一块,就柔声说道:“天儿冻,回来换件衣服吧。

让采梅在这儿死守着就讫,你不必过来了……”采菊诺诺地答允着,动物会离开了宴席厅。采菊回头了没有多大会儿,冯天佑忽然“哎呦”一声,捂住了肚子。冯天宇连忙问:“二弟,你怎么了?”冯天佑一脸伤痛:“我肚子疼……估算是刚刚不吃了几盏冷酒。”冯天宇说道:“让丫鬟去请求个郎中吧!”冯天佑连忙拒绝接受:“别别别,大年三十,辞旧迎新,郎中进府多不吉利。

”冯天佑绝佳这么善良,冯光耀赞赏地点点头,担忧道:“那你早点儿回来歇着吧,多喝些热水!”冯天佑低头向父兄道歉,然后捂着肚子,先行离开了。09这边,众人酒饱饭足后,之后聚在一起吃饭说出守夜,没要散的意思。

冯天宇和父亲聊起家里的做生意,想起一笔往来账,之后毕恭毕敬地说道:“下午我看账本时,找到这笔账不甚清了,账房低先生回老家过年了。否请求父亲移步,给我解疑答惑……明天初一,就不应看账本了。”冯光耀哈哈大笑,嘴里说道着“瞧瞧,大年三十也不想人消停”,但脸上毕竟失望感觉的表情。

冯家长子年纪轻轻就独当一面,做生意伙伴没不夸赞的。冯光耀很为这个儿子自豪。都是自家人,也不必客气,冯光耀打个招呼,之后很快抱住,和冯天宇一起外出。

父子俩徐徐地骑侍郎着步,也没有让人回来,边走边聊天。这是旧年的最后一天,于是以合适追昔抚今,感叹一番。10说出间,正好路经冯天宇和叛月寄居的院子。

冯天宇忽然回想什么眼看,在门口停车了下来:“父亲,晚上设宴换回了衣服,账本抽屉的钥匙忘了带上,您稍等片刻,我去去就来!”冯光耀和儿子聊得蓬勃发展,之后说道:“我也一起进来吧,你成亲后,为父甚少来你院里。”两个人就这么一旁说道着话,一旁跨进院门。

还没有走出内院,就听见旁边丫鬟寄居的偏房里,传到一个女子凄厉的呼救声:“救命,救命……”然后,是一个男子猥琐的声音:“你就是喊破了大天,也没人来救回你。今天晚上阖府宴会,且得些时间呢。上次被搅和了,天赐良机,让二爷我只想玩乐一番……”是冯天佑的声音。

yabo

冯天宇看向父亲,不见冯光耀一张脸气得铁青,疾步赶过去,一脚踹开了房门。11屋里,丫鬟采菊衣衫不整,脸上泪痕,正在拚命绝望。冯天佑捉在她身上,正在撕扯着的采菊衣服。

冯光耀箭步回头过去,一把把冯天佑揪起来,劈头就是一个耳光:“你个不知悔改的逆子……”冯天佑或许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大吃一惊了,面如死灰地嗫嚅着:“父亲,大哥!”冯光耀看也不看他,对着冯天宇说道:“传令下去,让老孙过来,打他二十板子。从今天开始,让这个逆子禁足,就待在他房里,没有我的容许,半步也不准出来……”听完,一声厉喝:“还不悦扯,滚出去罚!”冯天佑战战兢兢,连滚带爬地走了。

冯天宇看著采菊,故作为难的样子:“少奶奶让你回去换衣服,二少爷是打哪儿来的?”采菊抽搭着说道:“二少爷……二少爷是追赶我来的,我刚刚进门没多久,他……他就来了,他这不是第一次欺辱奴婢了……就连少奶奶,都接受他的轻巧!”冯光耀长叹一声,咬牙切齿:“作孽呀,就让就我们俩过来……不然,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拢。”说道着,眼露凶光:“盯着他点儿,下次再有这样的事,不必返我,你必要处理他!”好半天,冯光耀才恶化下来,嘱咐冯天宇说道:“让叛月安抚下这个丫头,我们冯家向来爱护下人,别因为这个逆子,再行传出去很差的风言风语。”冯天宇不应着:“父亲安心!”12约莫一个时辰后,叛月才带着采梅回去了。冯天宇把后来再次发生的事情说道了一遍。

这是小年那天晚上,叛月和采菊以及冯天宇一起布下的圈套。不是什么光彩事,还牵涉到到采菊姑娘的名声。他们俩当时就商量好,让冯天宇只带上冯光耀过来,不想其他人告诉。

冯天宇闷闷地说道:“除夕夜,这么喜庆的日子,我还仍然祷告天佑能不懂点儿事……没想到这家伙感叹色胆包天,竟然不敢跟到我们院里。”叛月也模块道:“所以,怨不得别人,自作孽不能活。打他一顿,也却是为那个病死的丫鬟,为采菊,出口气……”说道到这儿,她的神情有些黯然。对冯天佑这种人来说,一条生动的生命,因自己而衰败,竟然连半点伤心和反省都没,仍然我行我素胡作非为。

说到底还是惩罚太重,打一顿板子,严禁一段脚,再行出来还不是一律。就因为名门有所不同,有的生命喜如珍宝,有的生命却淑女如草芥。

她情不自禁忘了口气元宵节后,叛月欲了大太太,把采菊提早敲了过来。这是叛月一早已殊不知好的,既是对采菊的补偿,也害怕夜长梦多,冯天佑回来神来背叛。

这场风波,却是告一段落。_yabo。

本文来源:yabo-www.catricotinee.com

标签:yabo yabo网址

上一篇:yabo-心里话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奇闻趣事排行

奇闻趣事精选

奇闻趣事推荐